“元宇宙”火爆來襲,對廣電行業有幾分啟示?

1992年,美國科幻小說家尼奧·斯蒂文森(Neal Stephenson)在其作品《雪崩(Snow Crash)》中塑造了一個區別于現實的虛幻世界——元宇宙(Metaverse)。

誰也未曾料想到,在二十余年后這個概念頻頻火爆于科技互聯網,近期再度刷爆了中文社交媒體網絡。

元宇宙與沉浸式體驗

總體而言,使得“元宇宙”進一步火熱起來得益于今年3月美國游戲公司Roblox上市,其打著“元宇宙第一股”的旗號入市便使得市值翻了10倍。而國內一桿游戲文娛等互聯網企業也順勢而為,各方造起的“元宇宙”概念股這幾日甚至幾度漲停。

至今實際上這一來自于科幻創作的概念暫未有權威性的清晰定義,但總體上均會認可其所涉及的構成要素,如VR、AR、3D、云計算、大數據等等,而這些詞匯其實本身也與廣電5G的預期業務場景直接相關。

DVBCN也注意到,除去可能涉及的文化哲學意義,對“元宇宙”的理解上基本回落到了娛樂化的應用場景,特別是隨著“新基建”的持續深化,有線電視網絡企業作為承接娛樂視聽內容的渠道商,在邁向綜合信息服務商的角色轉換過程中也應是積極地參與者。

也鑒于“元宇宙”的構成“元素”較雜,這里DVBCN筆者也就再集中一下,僅以VR/AR/云游戲等新視聽娛樂場景作為說明對象。

個人理解上,“元宇宙”涉及的沉浸式場景應是更為混雜全面性的,用“擴展現實”(XR eXtended Reality)更貼切,其本身便是“虛擬現實”(VR)、“增強現實”(AR)、“混合現實”(MR)以及尚未開發的沉浸式技術的總稱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如國際通信標準組織3GPP已經通過或接納了許多沉浸式標準項,像5G對于“擴展現實”(XR)的功能支持便是在“ETSI TR 126.928 V16.1.0 Release 16(2021-01)”中。

5G高新視頻仍是廣電預期發力場景

回到對廣電這邊的探討,有個更好的代入概念——“高新視頻”。

何謂“高新視頻”?按照廣電總局等部門的官方肯定定義,其是具有“更高技術格式、更新應用場景、更美視聽體驗”的視頻。其中,“高”是指視頻融合 4K/8K、3D、VR/AR/MR、高幀率(HFR)、高動態范圍(HDR)、廣色域(WCG)等高技術格式;“新”是指具有新奇的影像語言和視覺體驗的創新應用場景,能夠吸引觀眾興趣并促使其產生消費。而基于5G環境下的便是“5G高新視頻”。

如今,隨著“雙千兆”的引入,基于5G蜂窩通信網絡、千兆光纖家庭網絡下的沉浸式場景應用有了基礎網絡的支撐,可開啟如全場景多角度式的體育直播、旅游戶外、線上購物、在線教育、線上會議等等前所未有的新視聽業務,與之直接關聯的還涉及到了新消費電子終端(如智能穿戴設備、智能家居等)、超高清視頻(如4K/8K、VR/AR等)、云服務(以云計算為基礎的服務方式)、車聯網、工業互聯網等等新興業務場景。

在中國廣電5G的目標定位中,其實早就提到了要建立起包括“高新視頻”在內的全新融合應用體系,未來將共同成為構建廣電5G新場景應用的重要一環。廣電總局也先后印發更新了“5G高新視頻”的四份技術白皮書(分別涉及互動視頻、沉浸式視頻、VR視頻、云游戲),其實也意味著要讓廣電5G業務形態上將搶先聚焦的是娛樂場景,這也就回歸了廣電業務的內容本分,“內容為王”依然是廣播電視與網絡視聽行業的亙古不變核心命題。

另外,今年(2021年)2月4日時廣電總局還設立了國內首個5G高新視頻體育融合創新實驗室——“5G高新視頻體育融合創新應用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實驗室”,其也明確了要以北京冬奧為契機,推動“高新視頻”和“體育”融合形成5G高新視頻體育場館智慧轉播標準體系,還要開發5G高新視頻體育場景應用,助力推動廣播電視和體育賽事的深度融合。結合廣電5G要在北京冬奧期間實現網絡可基本面向民用的目標,今年底勢必要取得實質性的成績,畢竟冬奧會的時間是在明年2月份。

廣電網絡如何參與服務“元宇宙”?

諸如VR/AR/MR等沉浸式應用場景,不得不承認現階段的實際業務布局中仍處于培育初期,商業化尚不足,特別是變現回報仍極為有限。

綜合來看,一方面,所需的網絡支撐能力還不足,如前所言,這些業務需要“雙千兆”等高傳輸網絡為保障;另一方面,其需要專有終端支持,如VR、AR專有穿戴設備等才能發揮契合的視聽功能,而設備成本便注定在前期是無法做到親民的。當然了,適配的內容及其他應用場景也在培育中,綜合因素下就使得市場成熟度、普及度不高、不深。

VR游戲這些年有一定的市場可見,可能有些許業績尚能拿出手,AR實際上在專有設備上價格更為昂貴,國際市場總出貨都極為有限,但有意思的是像AR導航等適配移動終端的場景卻獲得了廣泛的應用覆蓋。

在等待專有適配設備成熟間,廣電網絡企業需要做的是在網絡端提前布局,DVBCN筆者簡單考量下還是列出了兩條路并進,其實這也是中國廣電及網絡公司們預期的方向:

1)建成廣電5G精品網絡

中國廣電自2019年6月獲頒5G網絡商用牌照后,直至今年下半年算是得以將廣電5G網絡推入了實操階段,契機在與與中國移動的700MHz基站招標完成,9月應當有一定量的“共建共享”基站達成,因為7~8月份地方已經紛紛啟動了廣電與移動的項目啟動儀式/會議,并且地方廣電網絡也在進行了BOSS新系統升級割接推廣等工作。

依照目標的話,沒有移動通信網絡歷史的有線電視網需要以云化、極簡的方式建網,廣電網絡的700MHz倒是可以憑借低頻優勢實現廣覆蓋,建成一張精品VoNR打底網是可以的。廣電5G的頻段不足,與移動的2.6GHz在共享期內可以補足容量缺失,后期也會去爭取如毫米波頻段。

2)加速升級改造有線電視網絡

基于“全國一網”整合的頂層規劃布局,廣電有線電視網的升級改造步伐也應是與廣電5G協同進行的,其核心是面向IP化、云化、智慧化、融合化的方向,特別是要注意實現有線電視網絡與新一代信息技術深度融合。

先前的DVBCN報道中,有人或許對于中國廣電副總經理曾慶軍提到的廣電也需要建連接5G基站的光纖網絡感到疑惑。但其實在中國廣電先前報送工信部備案的《中國廣播電視網絡有限公司省際干線傳輸網滾動規劃(2020-2022年)》已明確了廣電網絡在完善國家級骨干光纜線路中需要以現有“三橫三縱”為基礎,建設“五橫五縱”,并向“七橫七縱”演進的路線。其骨干數據網是要與5G核心網對接的,也要與城域5G承載網實現對接。

另外,廣電網絡也需要上下通力建成廣電云平臺、融合服務平臺及融合服務運營支撐系統,進而構造成全程全網、互聯互通的智慧廣電平臺體系。在廣電總局發布的《廣播電視技術迭代實施方案(2020-2022年)》中,就有提到了“推進有線電視網絡IP化、云化改造”的系列任務。

在業務對接層面,廣電骨干網也是會對接數據中心、國家文化大數據中心、5G廣播網等多類場景,以實現“廣播電視”+“政務、公共服務、商用”等多種類型業務的接入。

相關文章
廣州發三年目標:加快廣電5G 700MHz核心網華南節點和基站建設
廣州發三年目標:加快廣電5G 700MHz核心…
華數傳媒喬小燕:廣電5G等新機遇下的華數“數智化”轉型之路
華數傳媒喬小燕:廣電5G等新機遇下的華…
有線電視數字鄉村計劃在行動!江蘇有線獲“江蘇省數字鄉村服務資源池單位”授牌
有線電視數字鄉村計劃在行動!江蘇有線…
今年陜西廣電網絡已獲補助1646萬元,涉及國家文化大數據、縣級融媒體等項目建設
今年陜西廣電網絡已獲補助1646萬元,涉…
可助力鄉村振興!貴陽今年將建700MHz?5G基站544個
可助力鄉村振興!貴陽今年將建700MHz?5G…
媒體深度背景下,融合廣電湘軍如何打造“主流新媒體集團”?
媒體深度背景下,融合廣電湘軍如何打造“…
我還沒有學會寫個人說明!
5544444